白桦

Someone I used to know<2>[左游]

#大家好我又来了,再奶一口领导会回来

#就算你不回来我也会安排你见草薙哥的

#别以为你逃得过就算你tv里来着小游艇啪嗒啪嗒跑了也不会放过你的

#傻缺文风持续预警

#尊哥好帅想做他男人

#前文链接(终于折腾会了)【1】 

#凑个七点讨吉利


“额……我为什么要来这里……”现在的鸿上了见,作为曾经,现在及未来[待定]的崇高的汉诺骑士的领导,现如今却正坐在中央广场的餐桌旁咬着热狗。了见有些头疼的扶住额头,“今天发生的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结果害的我也变得不正常了吗……”在游作失踪后,鸿上了见尝试着通过网络卫星,决斗盘gps和监控等等去找到游作,但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这在鸿上了见看来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大概不是被保护起来而是直接全部丢弃了吧。想了想先前他那么激烈的阻止自己,貌似也不是因为害怕没了网络的世界。”同伴吗……”坐在电脑前的鸿上了见停下了在键盘上不断敲击的双手,放弃一般的向后倚着椅子,刺眼的LED灯透过液晶屏打上了见的脸,使得那张苍白的面孔变得几乎完全看不出血色,大概整张脸最红的就是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了。这也是自然,在因为急切而没有开灯的完全漆黑的房间中连续盯着屏幕将近大半个晚上,再加上又长时间处于焦躁的情况下,就算他一夜之间掉光头发的大概也都没人惊讶。在椅子上被迫小憩,或者说是昏迷到了早上,了见才彻底放弃了网络这种方法,在卫生间大概的整理了一下前一晚因为没有清洗而几乎完全化下来的发胶和隐隐发痛的眼眶,冷静下来的了见在蹲在马桶上用手机随意的刷着link vrains的论坛的时候,突然间自言自语般的的骂了句“我是他妈吗……”

综上所述,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在现在为止怎么也找不到游作的鸿上了见,走投无路式的来到了草薙的热狗店前,在它来到星光大道售卖之前。就这样,作为一大早就来到广场的顾客,要是让店主知道自己来不是买热狗而是打听养子(大概)的话,大概会很不高兴吧,再加上自己的身份那么特殊……本来的鸿上了见是不会为了这种小事而思考半天的,因为这样会显得自己过于神经过敏,但是一旦牵扯到哪个人鸿上了见又不禁放下了粗鲁的思考方式,因为这样“或许会吓跑那个人”,但明明自己根本就不需要去思考那个人的感受啊!自己只要和他道个歉就好,更何况根据现在的情况,自己最佳的选择明明是昨天就驾船离开……越想了见的表情就越扭曲,手上的吃了一半的热狗也因为手上无意识间加大的力量而不情不愿的将本来藏在深处的白色粘稠液体吐出,路过的行人也因为这位大人散发出来的气场而纷纷远离,但又舍不得放弃草薙那么好吃的热狗,因此车子前的桌子除了了见所在的桌子,其余人宁可和陌生人挤在一起也没人有胆子去坐哪个空荡荡的桌子。

“这位客人,这边的热狗很难吃吗?”第一个,也大概是唯一一个敢和鸿上了见搭话的大概只有算半个熟人的草薙翔一了。

“啊啊,不好意思啊……”这时的鸿上了见才发现自己居然少见的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或者说根本就没想到要控制住,不过现在并不是顾虑这种事的时候,“你是叫……草薙翔一来着吧?你有没有看见playm……不对是藤木游作,大概这么大,深蓝色的头发加上挑染的紫色,时常摆着副臭脸的高中生……啊,抱歉,失礼了。”因为面前的这个可能知道藤木游作的位置,所以在问的时候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一时之下将昨晚编好的描述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甚至还有和他完全不搭的肢体语言,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后的鸿上了见又默默的坐回自己的位置开始撕咬热狗,只不过散发出来的气场让旁边餐桌的人都不敢再坐在位子上,转而跑到广场中央一边通过和朋友聊天转移注意力一边享受草薙家的热狗。

“所以说你还年轻啊~”还在煎热狗的草薙随意的在空气中夹了夹自己的烧烤夹,“这种事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再说了,就算我知道我又怎么可能告诉你?”确实,既然他都想尽办法让自己找不到他,那么像这种连自己都认识的熟人又怎么可能透露他的讯息?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刻意的远离我?”

“你还问……咳咳,你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吗?那你还是别找游作了吧。”很明显,有一瞬间,草薙的情绪波动非常大,再加上自己和他的前后文,真相只有一个……啊不对,“难道说,他是……回老家找女朋友结婚了?”

“……”换来的回答是无尽的沉默,或许自己再等等的话对方可能会忍不住再说些什么,可是与其将时间花在这种没有意义的事上,还不如通过自己直接的去搜查。虽说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让那人突然之间变的这么沉默,不过想了想因为自己的父亲的所作而导致他和他的弟弟所经历的那些事,在他们看来继承的父亲的遗志的自己同时也继承了父亲所承担的罪孽吧……“呼,话虽这么说,我自己就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吗?”将手中的热狗吃完,了见向草薙说了句“谢谢款待“,也不确认对方有没有听见就起身随手将热狗纸扔进垃圾桶里离去了。

答案是肯定的。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