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

关于ccc联动剧情提及的芭蕾舞剧的整理、剧情关联不可靠分析和舞剧版本推荐

天下皆白:

感觉ccc联动里提到了芭蕾舞剧挺有意思的,恰好是我比较喜欢的几部舞剧所以顺手整理了一下试图按个人理解分析和剧情的联系,并看能不能顺带卖一波安利。剧情里提到名字的舞剧有前三幕的《天鹅湖》、《葛蓓莉亚》、《胡桃夹子》,个人猜测第四幕或许和《吉赛尔》有关联。


第一幕天鹅湖归来:芭蕾舞剧《天鹅湖》


《天鹅湖》应该是知名度最高的古典芭蕾剧目之一了,改编自德国作家莫采伊斯的故事《天鹅池》,由柴可夫斯基编曲,最初于1869在莫斯科首演,但被各种原因所限首演并未取得预期成功,后由彼季帕进行修改重编,在柴可夫斯基逝世一周年举行了改编后的四幕芭蕾剧《天鹅湖》的公演。舞剧的内容大家比较熟悉我就不赘述了,在最初的版本里白天鹅奥杰塔因王子背叛忧郁而亡,彼季帕版里改成王子被黑天鹅蒙蔽最终认清了真相并给了王子挽回奥杰塔的机会,这版之后又衍生出了不少不同的改编版,结局有殉情投湖版(英皇版)、白天鹅被魔王带走版(努里耶夫版)、两人都死于魔王之手版等等。


对应到ccc联动里的莉莉丝,大概殉情投湖版与一周目的结局比较贴合,天鹅湖归来可能也有逃离了殉情的结局后回溯的意思。值得一提的是天鹅湖中白天鹅奥杰塔与黑天鹅奥黛尔通常由同一舞者分饰,而莉莉丝的初始卡面衣服是黑色,灵基再临后变成白色,不知道是不是意味着莉莉丝展示给藤丸的角色形象的转变,从最初让人有所戒备的奥黛尔变成最终纯白的奥杰塔。


《天鹅湖》里比较著名的片段除了“四小天鹅”,还有白天鹅大双人舞、黑天鹅大双人舞,以及黑天鹅的32圈挥鞭转。比较有意思的版本有约翰-诺伊梅尔的幻境版和马修·伯恩的男鹅版。


版本推荐的话主观性就比较强了,白天鹅最优美的版本基本公认是马林斯基首席Uliana Lopatkina的版本,Uliana Lopatkina被称作“世界第一白天鹅”,网上可以找到这一版06年的全剧。另外个人安利其他两个版本,一是巴黎歌剧院06年的努里耶夫版,队形编排很美,魔王很帅;二是马修·伯恩的男版。(我似乎在以前的金枪文里安利过来着……但这两版个人比较喜欢所以再安利一遍。)


 


第二幕滑落的葛佩莉亚:芭蕾舞剧《葛蓓莉亚》


最开始注意到题目和芭蕾舞剧有关联还是从第二幕题目里的葛佩莉亚(比较通用的翻译是葛蓓莉亚),可能天鹅湖的意向已经不仅限于芭蕾了,所以第一幕的时候反而没有注意到。《葛蓓莉亚》改编自德国幻想派作家霍夫曼的小说《睡魔》,由圣·莱翁编导,利奥·德里布作曲,于1870年在巴黎歌剧院首演。主要讲述年轻人弗朗兹被葛白留斯窗台上端坐的少女吸引,陷入爱河,但弗朗兹已有了未婚妻,而少女其实是葛白留斯制作的人偶葛蓓莉亚。最终弗朗兹与未婚妻重修旧好。


对应莉莉丝的大概是葛蓓莉亚人偶少女的身份,穿上足尖鞋起舞的人偶少女也就是莉莉丝吧。不过舞剧的名字虽然叫《葛蓓莉亚》但女主角并不是人偶少女而是弗朗兹的未婚妻,剧中第二幕里有女主角穿上人偶的衣服扮演人偶的舞蹈。比较有意思的是剧中有一个情节是葛白留斯想用古老的咒语将弗朗兹的生命转接到人偶身上但未果,ccc剧情里莉莉丝最初称呼藤丸为她的“人偶”,在最初一周目的结局里她将藤丸送回遇见之前也许可以看成莉莉丝把自己的生命转接到她所爱的“人偶”藤丸身上了。


《葛蓓莉亚》作为芭蕾舞剧中比较少见的喜剧还是挺推荐观看的,比较轻松愉悦(?),比较出彩的片段有“拂晓变奏”,另外舞剧里首次加入了波兰民间舞马祖卡和匈牙利民间舞恰尔达什的元素,这点其实和莉莉丝的设定“女神系Servant剪贴而制成的高等从者”有异曲同工的感觉。当然这个说法可能很牵强,看看就好不用当真。


版本推荐的话,《葛蓓莉亚》我完整看过的版本不多,比较经典的版本是英国皇家芭蕾舞团2000年的版本,另外罗兰·佩蒂改编版的也很有意思,但由于年代久远,网上能找到的这一版的视频画质都比较古早。


 


第三幕胡桃夹子once again:芭蕾舞剧《胡桃夹子》


没有打第三幕之前看到题目“再一次胡桃夹子”觉得那个“再一次”直译真的是十分别扭,打完虽然理解了为什么要直译成“再一次”,但依然觉得十分别扭……《胡桃夹子》改编自的童话《胡挑夹子与老鼠王》,与《葛蓓莉亚》最初文本《睡魔》同样出自德国作家霍夫曼之手,因此可能很多人会感觉《胡桃夹子》与《葛蓓莉亚》在情节和重要角色上有相似的地方。1892年柴科夫斯基为舞剧编曲时参照的是大仲马的法文译本,由彼季帕编舞。主要讲述女孩克拉拉在圣诞夜收到了一枚作为礼物的胡桃夹子,后来在梦中与胡桃夹子击退老鼠王,与胡桃夹子变成的王子游历糖果王国的故事。


对应到ccc联动剧情,看起来应该是克拉拉藤丸和胡桃夹子人偶公主莉莉丝一起去打老鼠王ssy并游历电子之海的故事,之所以是“once again”大概是第一次没有成功于是重来一次,也就是再一次。有意思的是这是从藤丸的角度来看,莉莉丝和电子之海都是藤丸坠入深海的一场梦一样的历险,但是如果从莉莉丝的角度出发,剧情里莉莉丝在回忆一周目时有重复提到过像是一场梦,结合她初见时称藤丸为“人偶”,也许对莉莉丝而言藤丸才是胡桃夹子变成的王子,她是女孩克拉拉,在一周目的美好梦境以失败告终后她同lip把藤丸送回了过去,或许也有对应胡桃夹子被弄坏后重新被修好的结局。如果这样看的话,对莉莉丝而言胡桃夹子藤丸只是一场美梦,即使再来一次梦也总是要醒的,甚至连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这就有点戳心了。


《胡桃夹子》里的经典段落有很多,“糖果仙子”(最初的版本里糖果仙子舞是真的糖果仙子和她的王子跳的,但之后的很多版本里这段改编成了克拉拉与胡桃夹子变成的王子来跳),“雪花圆舞曲”,“花之圆舞曲”等等。除此之外比较有意思的是舞剧里有四段性格舞,西班牙的《巧克力舞》、阿拉伯的《咖啡舞》、中国的《茶舞》、俄罗斯的《糖棍舞》,当然这个中国的《茶舞》从服装造型到编舞都有些……不可言说,但也能理解1892年彼季帕编舞的时候是基于对东方舞蹈的想象。


版本推荐方面,私心安利莫斯科大剧院Nina Kaptsova和Artem Ovcharenko主演的版本,Nina跳的糖果仙子真的可以称得上既仙又灵还甜,个人觉得她的版本是现阶段最好的一版。这版《胡桃夹子》简直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一样!网上可以找到2010年和2017年的。向大家安利Nina,她特别好!!!她简直是精灵一样的小仙女,心情不好的时候看她跳糖果仙子和《堂吉诃德》里的小爱神变奏就觉得空气都变甜了!


 


第四幕沉没美人(Beauty of the Sunken Forest):芭蕾舞剧《吉赛尔》(是我瞎猜的)


很可能只是我强行联系,这个题目一开始没有看出来有没有和芭蕾舞剧有联系,看到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也不是吉赛尔,而是《堂吉诃德》里的“水泽仙女”变奏。后来打剧情加上联系到莉莉丝推荐召唤的宣传图上有“其踵之名为魔剑吉赛尔”,莉莉丝称呼藤丸为“阿尔贝特”,以及前三幕又确实都和舞剧有关联,所以就自娱自乐的瞎猜一下,也许这一幕关联的是《吉赛尔》中第二幕的“林间墓地”。


《吉赛尔》取材于海涅的《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中关于维丽丝亡灵的斯拉夫民间传说,由甘道夫.亚当编曲,泰奥菲勒.戈蒂埃编写剧本,于1841年在巴黎首演。主要讲述乡村少女吉赛尔与伯爵阿尔贝特陷入爱河,但吉赛尔并不知道恋人是伯爵并已有一位未婚妻,后真相揭露时吉赛尔悲伤而死变成亡灵,帮助前来墓地悼念的阿尔贝特免于幽灵女王及亡灵们的责难。


对应到剧情里的莉莉丝,从第一幕开始莉莉丝和藤丸的对话中有提到过她并不是藤丸唯一的从者,也许可以看成莉莉丝知道知道与藤丸有羁绊的从者并不只她一个,藤丸重新经历的二周目里莉莉丝也知道自己不会在藤丸记忆里留下任何印象的结局。第四幕里莉莉丝掉进坑底时呼唤藤丸为“阿尔贝特”,跳下去救她的藤丸可以理解成步入林间墓地的阿尔贝特,一周目里与“阿尔贝特”结下缘分的“吉赛尔”在二周目坠落坑底,舞剧里在第二幕的双人舞里有不少托举的动作寓意阿尔贝特想把已是亡灵的吉赛尔托回人世,藤丸握住坠落坑底的莉莉丝的手以及之后藤丸背弃莉莉丝也许也存在这样的含义,想把已到极限的莉莉丝托举回去。不管在舞剧里还是联动剧情里都没有实现。


另外在一周目的回忆杀里,莉莉丝祈求ssy放了藤丸,也许对应了舞剧中吉赛尔哀求幽灵女王饶过阿尔贝特。莉莉丝的“其踵之名为魔剑吉赛尔”这点也很有意思,《吉赛尔》里确实有道具剑的出场,在吉赛尔得知阿尔伯特与别人有婚约时曾试图用这把剑自杀。


《吉赛尔》被誉为浪漫芭蕾舞的代表作,出彩的段落有很多,第一幕里的吉赛尔出场变奏,吉赛尔得知真相后悲愤而死,第二幕基本整场高能,幽灵女王出场变奏,幽灵群舞,男女主的大双人舞,吉赛尔的Etrechat以及伯爵开挂一样30次往上的Etrechat six,在Sarafanov的版本里他连续做了39次Etrechat six,惊为天人……


版本推荐方面《吉赛尔》对男女舞者控制力和弹跳技巧的要求极高,能找到的版本都挺不错的。网上能找到马林斯基08年Polina版本的官录,芭蕾仙女Polina前几年有一个挺火的芭蕾短片是《巴赫的最后一天》,应该很多人看过。英皇的也很不错,能找到06年的。另外斯卡拉歌剧院版第一幕里吉赛尔的蓝裙子真的太美了。


 


万万没想到能整理出这么多字数来,和联动剧情的联系大部分是我个人的理解和猜测,很可能纯属我瞎扯。但是如果有因为这次联动剧情对芭蕾舞剧产生兴趣的,看在我整理了这么多字数的份上(这甚至比我一部分文的字数还要多),安利吃一下吧……
(感觉不会有人吃○| ̄|_)

评论

热度(355)

  1. 白桦天下皆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