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

#是flag系列(2/8)

#这次是闪恩(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写出闪恩的感觉)

#感觉有很多没写出来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写.jpg

#傻缺文风高能持续花式螺旋旋转多次再次不停ooc疯狂预警


藤丸立香回到个人空间,将一个白色的布袋放在了桌子上。

“杂种,不要把这么脏的东西放到桌子上。”房间内的吉尔伽美什看着手中的泥板,头也不抬的说道。
而藤丸立香不仅没有将袋子收起来,反而将整张脸向下就这样趴在桌子上。

“莫非是又失败了吗?”吉尔伽美什如此想着,“不过不应该啊,不是都带了五百多颗石头吗?”吉尔伽美什将泥板合上了一点,用余光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衰得不行的姑且算是他御主的家伙。
好吧,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嗯……发生了这种事也不是谁都希望的,下次在努力吧。”
“王啊,身为冠位的你应该对召唤阵很了解吧。”因为趴着,立香的声音闷闷的。
“嗯,但我不会帮你调整出货率的。”
立香指了指桌上的白布袋,“那你是想说这些都是恩奇都的圣遗物吗?”
“本王不记得了。”
藤丸立香将头转向旁边,深深的叹了口气,也让自己避免了窒息死这一愚蠢的情况。
“那我可以认为这个恩奇都是因为你而出现的吗?”随着立香的声音而出现的,是笑着推门而入的笑着说“吉尔”的恩奇都。

“……成功了啊。”
“果然是你吗?!我说怎么会在ccc活动预热的时候歪出恩奇都出来!”立香发誓,他现在的头是前所未有的痛!比知道伊什塔尔没有天之公牛时还要痛!

“哼,区区弓阶的我,有什么好的?”
呵,虽然知道我们迦勒底的灵基一览有他的名字,但说到底还是从者,怎么可能知道弓阶的他是自己最强弓兵,虽然不会近战。

“啊,算了算了,因为出来的是意料之外的枪阶,我去加班打狗粮了。恩奇都就先麻烦你照顾咯。啊,带他介绍一下迦勒底和我们现在做的事就好了,王。”
藤丸立香推门出去,顺便把门口偷听的伊什塔尔一把揪到训练场。

“呜哇呜哇不要揪头发啊话说明明是枪阶本为什么要我去啊!!!”
“我刚坠机。”
“对不起,我们去训练场吧。”

从房间里探出头好奇的看着打闹着走远的两人,恩奇都转过头看向吉尔伽美什,“吉尔,这个地方感觉很和平呢。”
“哼,区区迦勒底,就算是杂修也是能管理好的。”
“诶?很少见啊,吉尔居然会认同别人什么的。那个御主,意外的很强吗?”
“……”吉尔伽美什盯着恩奇都几秒,“乌鲁克的时候的记忆没有吗,即使身体相同灵魂也不一样的原因吧。”
“吉尔你是指什么?”
“内容太多本王不想重复。想知道就去问那家伙吧。”
“嗯,好啊,御主他那么温柔,应该会的详尽的告诉我吧。啊,不过,吉尔,能告诉我在那场战役中,我是否有做出伤害你们的事?”
“啊,有啊,不过就是一直被各方人士背叛,最后落得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罢了。”
“啊,这样吗。”恩奇都歪着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嗯……就算想要补偿也想不出什么方法啊,不如说身为武器的能做到的事本身就很有限。先试着让御主强化极大成功几次吗?”

看着身边认真思考,时不时还发出“嗯嗯”声的挚友,竟有些出神。

“怎么了吉尔?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不,只是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很久没见到你了。”
“所以你不仅把我身体的一部分用以前的旧衣服包起来后偷偷放进召唤室,还用魔术把法阵给修改了,好让御主召唤不到年轻时的吉尔,还大大提升了召唤到我的几率,这般创造奇迹的能力,确实是很了不起的神秘啊!”
“都知道了啊。”
“啊,不过下次可不能这么做了啊。吉尔是坏孩子呢,为了见我而做出这种事。”
“哼,本王怎么可能就为了这种理由而大费周章做出这种事。不过不可否认,这确实是理由之一。”
“事实上是?”
“年轻时的本王太吵了,而且经常对别人支使来支使去的。虽说本王(Archer)在的话一定会有各种有趣的事发生,但是本王(Caster)也可能和本王(Archer)因为一些小事把对方打到灵基损坏。”
“哈哈,确实,吉尔就是这样的人呢。说实话我本来还觉得一见面的时候你就会和我打一架来着。”
“哼,那只不过是因为你的出现在本王意料之中,才不会怎么惊喜。但是想和你战斗的心愿可是永恒不变的,拔剑吧,吾的挚友哟!”



翌日,从训练场加班回来的藤丸立香看着面前的空地,陷入沉思。

----------------------------------------------------

藤丸立香:你别嗦A闪,你自己也挺吵的

C闪:哼,再怎么吵也不会比那个本王还要吵吧,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