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

Someone I used to know <3>【左游】

#这文居然能到三我也挺震惊的


#虽然一如既往没人看


#前文走链接【1】 【2】 【彩蛋】以及歌曲链接【Someone I used to know】


#傻缺文风高能持续再次预警【这次真的失控了】


#50集的尊哥真可爱呜呜呜


#奶..........意思意思还是奶一口吧


#凑七点假装能成锦鲤





信步来到的,是藤木游作所属的学院,藤木病院。而第一眼所看到的,是工作人员所扮演的僵尸岛直树的一张巨型大脸。

 

“哦哦,没见过的面孔呢,新生吗?要不要来我们决斗部,还会带你参观学校哦!“[顺序错了吧啊喂]

 

“还有啊还有啊,传说我们这里还能见到大名鼎鼎的playmaker呢~“[嗯那种事我早知道了还有你的脸能不能离我远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啊刚刚我是骗你的,看你一脸相信了的样子。不过啊,本岛直树大人,可是和playmaker并肩作战过,是他完全信任的挚友呢!”[就你这性格和智商怪不得被抓了当人质,而且那时候你当时完全是被救的那一方吧!]

 

虽然眼前这个人看起来根本完全就有点不可靠,不过好歹也算是游作相识的人吧,就他在完成复仇前天天专注于和汉诺骑士对抗的那股子劲来说,有着大把大把的熟人的可能性大概是零吧。这么想的话……了见抬头重新审视了眼前这个看起来只要一打起交道就会非常累但很有可能会有相关重要线索的人,不知为何,一和他对上视线就会觉得头疼,那不是会刺穿灵魂的尖锐,而是难以置信的纯粹和刻在灵魂之中的冲动,大概是个很傻做事不过脑子的那种人吧,回头还是和他再道次歉吧居然绑架了这么单纯的一个孩子。

 

“啊啊,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并不是什么新生,而且新生也不会在这种时间点来吧,“了见调整了一下面部肌肉,做出了一个最自然且带点无奈的笑容,”我只是一个观光客而已,顺路再来看看朋友。我记得他的姓好像是……藤木?我和他有将近十年没见了,想叙叙旧不过,很不幸的是,我和他有段时间都断了联系,现在过来也只是顺路,想碰碰运气而已。“了见挠了挠后脑勺,仿佛在因为自己的朋友而为麻烦了这样一个陌生人这件事感到由衷的抱歉和尴尬。

 

“藤木?我想想啊,我们学校里姓藤木的还不多,虽说我认识一个……”

 

“啊啊一定就是哪个!”了见一下子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声调抬得有些高。

 

“可是……那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有个十年以上的朋友的感觉,大叔你……你不会是人贩子吧?”很显然,虽然因为和了见不熟悉的关系,岛并没有发现了见的异常,但先前那次的绑架经历让岛变得谨慎的多,但即使知道这是汉诺骑士所导致的,了见也不可能就这么和他道歉,也不会这么做,现在他要做的,只是从他口中打听到游作的去向就好。[话说你为什么只想找pm道歉而不找岛啊喂]

 

“不是啦”了见保持着微笑,摆了摆手,“他虽然看起来冷淡了点,但确实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啊。”不知为何,了见下意识的想要为游作辩解,虽说自己刚刚也确实的说的是真话,但话总是在说出口才让人感觉到不对劲的,比如自己刚刚为何要帮游作辩解?明明是没有必要的行为,自己也渐渐的脱离常识了吗?了见暗暗的苦笑了一声,很快就调整回了心态继续和岛攀谈了起来。

 

“诶?真的想不到呢,大叔原来这么年轻的时候就认识藤木君了啊!不过虽说小孩子都是可爱的,藤木君的话……唔果然还是想象不来,一定还是整天板着个臭脸,区区十年的时间我可不认为人能有什么变化,说不定比现在还臭屁!说来大叔是不是很辛苦啊,和藤木君那么早就认识了,是不是当时比现在还要臭屁的多?”本来准备从岛哪里把游作的地理位置套出来后就走,但不知为何就和岛聊起了游作,或许是因为面前的这个人散发着那种能让别人的气场软化的气息。虽然他本身怎么看都不是个温柔细腻的人。

 

“没有啊,游作他小的时候非常的活泼,也爱笑,现在怎么也看不出来对吧。对你来说,十年时间或许只是从小学上到高中而已,但对于有的人来说,十年,甚至是短短六个月,都能让某个人的性情大变……”

 

“哪个某个人是……”

 

没让岛成功打断自己,了见仿佛旁边人什么都没说过一样继续说了下去,“有的时候,一个人的改变或许就是一瞬间的事,从乐观的人变成自闭的人,从珍视同伴的人变成比任何人都要冷漠的存在,如今,我都不怎么记得那个人的存在了,若不是他身边还有影射他过去的事物的话……或许我早就将他彻彻底底的扔进了时光的尘埃中,就像吃剩下的热狗纸一样……”

 

本来认真的听着了见讲话的岛突然被最后一句的比喻逗得笑出声,“热狗纸什么的…哈哈哈…你是没有什么生活经验吗哈哈哈,一般人会说‘在沙漠中历经千年的金字塔’什么之类的更富有诗意的话吧哈哈哈…热狗纸是怎么回事啊好富有生活气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岛笑得直不起腰,另一只手也在无意识的拍打着了见的肩膀,了见笑着微微抬手挡了挡,甚至都没有让开,大概不仅仅是顾及到岛的好感的问题,还从心里认同了这个人。

 

“或许游作身边有你这么个人也不错呢。“

 

“你说什么?“

 

“没什么,时间也不早了,我再在城里逛逛就准备回旅馆了,毕竟刚来事情也不少呢。”了见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随手的拍了拍因为长时间坐着而变形的褶皱,向前走了几步,转过头,向着岛露出了大概是今天最淡但却真实的笑容。

 

“谢谢了岛同学。谈话很开心,有缘再见吧。”

——————————————————————————————

了见:嗯游作身边还有这样勉勉强强算是朋友的人在我也就放心了

我:停停停别立flag小心回不来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