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

傲娇社长的爱之诗吗hhhhh

摆放在尸体旁边的容器
变成了沙 变成了尘
就连黄金 宝剑
也被时间淹没
没有名字的法老王骸骨
有时在灵魂战场上
喊起了战斗之诗 友人之诗
引领我返回昔日灵魂相交之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