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

不知道是个啥玩意儿,简单就是简特鲁和埃雷欧诺璐

诞生在处于地下的死者之国的我,一直将全部的身心都倾注在侍奉神身上……才怪。确实,我身为死者之国的神父,本应该是专心专意的去信仰着为我们带来光明的神明,但是不知为何,我却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在自己的脑中描绘出一个世界,用自己的思维去构造一个一个同伴。并非是想要成为创造世界的“神”什么的,只是像这样,若是能在自己的世界中畅游,给我带来的将是无上的喜悦。

只不过,我这样的兴趣并没有被什么人认同。想也是,没有什么人会无缘无故的愿意去听你讲上长长的一个故事,讲一个或许自己并不会感兴趣的故事。放弃了和他人的交流后,我的性格或多或少也变得有些孤僻,但同时我也开始学着绘画,将自己的故事做成绘本什么的,毕竟已经不盼望能有什么人能够理解我了。

如果真的有所谓的神迹的话,那么我想,其一是这地底城市出现的光芒,其二则是我与她的相遇。说实话,在遇见她之前,除了哪个非常搞笑的家伙,我的身边大概没一个能称得上是“朋友”的人,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变成一个异常冷漠的人了。我就已经决定了绝对不会再将那些故事从嘴里说出去。但是不知为何,看到了她的笑容,我便无法控制住自己,想将一切都说与她。想陪她阅读我的绘本,想坐在她的身边为她讲解,想领着她畅游我笔下的世界,想带着她在我的世界冒险,我至今为止所看到的,听到了,所经历的,都想让她知道。当然,我自己也十分确信,那并非什么恶魔的笑容,会勾住人的神魄,让他不自觉的就会说出所有,和个醉酒的老头一般,我只是相信,只要是她,只要是拥有那美丽笑容的那人,一定愿意听我的故事并温柔的包容它,因为你散发着的光彩,如同神一般……

她真的包容了我,意外的,我和她非常的聊得来。她的温柔是由内而外的去感染着每个人,就像辉石一般散发着光芒。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会温柔的对待着每个人,她的温柔并不是只属于我,但我觉得就这样,就够了。有时,我总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一样,居然能遇见如此美好的人——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她,但对我来说,她确实的就是一切美好的集合。所以我想,即使是用“美好”来形容她,也完全不为过。更令我开心的是,不只是我,她似乎也……非常的喜欢我。

说是似乎,因为我个人也不是很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一天,我鼓起勇气,想要让她了解到我的心情,仅仅是我单方面的认为她或许会答应,会让这1%的可能变为现实,我还是这么说了,将“我爱你”说了出去……虽然那时候并没有这么简单,说的话也更像求婚一样,不过差不多就这个意思了,大概……因为太紧张而把当时的话全部忘掉什么的我绝对不会承认。

在一起之后,我们的生活依旧非常的幸福,她的厨艺也依旧很糟糕,每次吃了之后我都会不受控制的晕倒,但还是不断的尝试着吃下去,只希望哪天能吃着她的饼干,笑着夸奖她的厨艺,看她脸红的别过头,手忙脚乱的收拾餐具,而我就坐在不远处的餐桌旁,嚼着剩下的饼干,静静的望着她的背影。不久,我们有了一个孩子,或者说是我有了个孩子。她是个女孩,名字是柯泽特。她的出生,给我的家庭带来的,不仅仅是相遇的欢乐,还有离别的苦痛。现在想想,真的是怎么也想象不出来,虽说早知道她身体弱,免疫力差,可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离我而去!不,也许我早就料到,却还是做了这样的事,这会不会是神对我这样冀望这样的一个孩子的惩罚呢?我是不是……为她带来灾祸的那个人?

即使明白自己就是导致了她逝去的存在,即使明白这样的自己应该早早的离去,但无论如何,只有这份感情,对她的感情,是切割不下的,若是忘了她的话,我将成为一介人偶——如此想着的我,将她胸前的辉石拿了下来。不仅仅是害的她死去,还想着将她的灵魂囚禁在自己身边,我大概真的是个混蛋吧。将辉石收好,我看了看怀中的这个不哭不闹的文静孩子……我收回前言,这孩子突然哭了下来,不过也是,失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即使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也会感到悲伤,为这明明可以不必离去的生命而悲伤,为那深爱着自己的人而悲伤……出了产房,我抱着柯泽特,跪在地上,上唇咬着下唇,张了张嘴,却也只是发出了几个呼气的音节……不知道说什么,什么也说不出口,用力的抱了抱怀中的柯泽特,不管如何一定要让这孩子,让她的孩子,让柯泽特快乐无忧的活着……!

啊啊,当初话说的好听,结果自己却因为控制不住对她的思念,搞得柯泽特现在总觉得是自己才让她死掉的,而我居然会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女儿……我可能真的是没救了吧。我拖动疲惫的右手,用手背覆盖住自己的眼睛。眼球传来的压力让自己渐渐的冷静下来回到现实,但是这样的生活又能持续到何时呢?会不会有什么奇妙冒险来打破现在的局面?会不会有奇怪的南瓜头拐走柯泽特?我会不会……再见她一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