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

骑士的正义

把先前写的不好的那篇删掉了,这次发的是上次的微改+后续版
→凹凸世界雷安清水向
→剧情参考梅露可[魅惑碧翼丽贝尔缇]和[苛烈正义艾斯特蕾西亚]
→ooc应该还是……挺严重的吧……
→第一次写导语这样的,想想这些差不多了
→[高亮]我要吹爆丽贝尔缇和蕾西啊啊啊啊啊啊啊

骑士的正义(一)

第一次来到雷王星的时候,安迷修还是个不到六岁的小鬼。身体羸弱,无依无靠,也没有一技之长,被人贩子丢弃的安迷修还没有开始就被整个社会丢到了最底层。他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有时候,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就是在雷王星长大的。但是身边人的话语让他早早地打消了自己的奇思妙想。不过就像是是世间最弱小的蟑螂,安迷修凭着令人诧异的顽强的生命力,竟也顺利的成长到十四岁。因为早早地知道了自己不属于这片土地,也为了生存,除了染血的事,安迷修什么都做,欺诈,抢劫,逃跑,若不是他的力量尚且不够杀死人,或许他早已走上歧路。

可笑的是,即使是灰尘污垢也无法完全掩盖住安迷修清秀的面目。那张在他六岁那年为他召来灾祸的那张脸,随着年龄的增长,使得曾经的人贩子又开始打起了他的主意。

[长得真不错啊这小鬼]
[应该可以买个不错的价钱,不管是买到店里或者卖给那些贵族]
[可是他是个男的啊]
[总会有些特殊癖好的人啊,大不了买便宜点呗]
[不过都长了这么大了,不大好抓吧]
[这简单,用手拷拷住扔车里就好,这种被抓过一次的货可不敢反抗]

总之,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安迷修又一次的被人贩子劫走了。因为童年的记忆,在被人贩子抓住的时候,原本强健的双腿变得瘫软,原本熟练的开锁技巧变得生僻,明明可以逃开的安迷修却瘫软在牢笼的深处。然而生活总是在不经意的地方出现转机,就在他以为自己已经到了末路的时候,如同大多数绘本所描述的,身着白衣的王子殿下一瞬间出现在恶徒面前。他灵活的躲开敌人的攻击,凶狠而又毫不犹豫的将一记又一记的拳头砸在那些人贩子身上。透明夹杂着红色的液体落在白衣王子的衣服上,脸上,头巾上。而白衣王子却只是把钥匙从为首的人身上掏出来,扔进了安迷修所在的笼子中,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到安迷修匆匆忙忙的从笼子里出来的时候,那个少年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不管问谁也不知道那个少年的身份,但是不论那个人是谁,安迷修从此下定了决心——
[那个人,帮助了我,向如此卑微的我伸出了援手,为我带来了光明。我无以为报,只能像那个人一样,努力的,努力的锻炼自己,而后和他一样,向那些弱者伸出援手!]

骑士的正义(二)

一个十四的少年下定的决心能有什么意义,更何况是一个贫民窟的少年。只不过,在这之后的不久,安迷修的才能幸运的被骑士团的副团长所发现,接到王宫里接受训练。也是在王宫里,安迷修再一次也是第一次正式的见到了那个救了自己的白衣王子,才明白,当年那个救了自己的白衣少年,他真的是个王子,雷王星的第三王子雷狮,那时的白衣只不过是便服,真正的他是生活在王宫里,穿着华丽的皇袍,佩戴着闪耀的皇冠,受万千民众拥戴的,流着王族血统的王子!

时光荏苒,两年的时光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飞快的过去。安迷修成为了副团长最得意的弟子,才十六岁就参与了四次由王宫正式委派的任务,因此尽管安迷修出身平民,却被破例允许参加了今年的王宫的庆功晚宴。在哪里安迷修第三次见到了雷狮,那个即使只是站在边上,也会被他优秀的光芒所刺伤,即使只是和他对视一眼,无论是藏的多深,心底里的黑暗也都会被尽数消灭的人。心中的憧憬被无限的放大,安迷修的目光也被雷狮所深深的吸引,直到身边的同伴的声音传到耳中——

[看啊是王子!]
[是雷狮王子啊,他可是我们整个国家的骄傲呢]
[是啊是啊,不仅刻苦修行武艺高强,而且头脑十分发达,在修改法律的时候啧常会提出一些十分优秀的意见]
[这样啊,那么皇子大人所代表的法律就是我们所侍奉的正义,我们必将讨伐所有的不法之徒,以这骑士之名!]
[不过啊……我这里最近倒是听到了不少传言,比如雷狮皇子和家里关系不和什么的……]
[别听那些流言蜚语!你身为骑士,还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吗?!]
[可是……]
[说来也是,最近我听说……]

身后的嘈杂的声音让安迷修开始变得烦躁,心头的无名怒火像是被点燃了导线一样不可控制。[啊啊,真是吵,吵吵闹闹的,让人心烦意乱,这种光有力量没有衷心的骑士也就这样了……不,他们连骑士都算不上,斩杀了吧,直接杀了也不会有什么不对的……]

就在安迷修不耐烦的几乎要拔剑的时候,放在剑柄上的手却被另一只手盖住——
“那边的各位骑士,今天是我国国庆之日,因此今天在宫殿里将举办一场盛大的晚会,现在,就放下所有的工作,今晚不谈公事,所有的民众都可以参加!”,如此,扔下了这样的一段话,便离开了,留下了一脸不知所措的安迷修。

[我……我刚刚在干什么?想斩杀一些没有犯下任何过错的人?如果不是太子的阻止我……我都做了些什么,这样不是偏离了我的骑士道,偏离了我的正义吗?依据法律去给人定罪才是我的正义啊,To eschew unfairness, meanness and deceit,To eschew unfairness, meanness and deceit,To eschew unfairness, meanness and deceit……啊啊,今晚还是别去了吧,沉不下心来的我去了也只会丢脸而已……]

只可惜安迷修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如果有,那么他那天一定不会早早的回到住处,而是不顾一切的冲到宴会场……只可惜,一切都只是如果……

骑士的正义(三)

第二天的安迷修,是从自己的导师哪里听到的消息。“昨天,雷狮三太子乘着宫内举报庆典的时候,偷偷的和他的弟弟——卡米尔开走宇宙飞船。因为他把其余的飞船的刹车系统都弄坏了,追踪的骑士都不能及时出发。现在的话他们应该已经跑到外太空去了,现在上面的命令是安排一个小队去追太子他们,而我的决定是让你做这个小队的对长。自己的偶像突然跑了,应该很不安吧。”

安迷修低头不语。“嗯……谢谢老师,在下定会不会辜负这骑士之名,竭尽全力去抓捕雷狮一伙人,”他将右手放在胸口上,“骑士安迷修,领命!”

令人惊讶的是,因为被盗走的羚羊号过于优秀的移动能力,再加上没有新的技术补充进来,足足过了三年的时间,安迷修依旧没有抓到雷狮。这三年时间里,他被要求返回星球,放弃抓捕雷狮的任务,一队的成员尽数离开,被收回了骑士的头衔,和自己的师傅也断绝了关系。但依旧,就像是魔怔了一般,安迷修就是没有停下寻找雷狮的步伐,他像一个平凡的冒险者一样,组小队,做任务,获奖励,买飞船能源,追雷狮,没了能源就继续做任务,反反复复从不间断。

不过不知道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还是傻人有傻福,在安迷修停留在冒险者工会的旅馆休息的时候,好巧不巧碰到了在楼下喝酒的雷狮,卡米尔还有其他两个没见过的人。本以为自己早对抓获雷狮放弃希望的安迷修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内心深处那近乎吞灭自己理性的兴奋。

[啊啊,三年了,三年了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刻,这一次,绝对,绝对要找到那个的答案……]

在公共场合挑起战斗而误伤到民众的话不论是多新手的骑士也不会做出这种事,已经失去骑士头衔的安迷修也不例外,毕竟过去的训练和信仰才不会跟着名号一起还回去。

[雷狮他应该也看到我了,不知道是一个人来还是几个人一起来呢……算了,先去看看他们的飞船在哪里,能不能通过把飞船搞坏了然后抓捕他们……]

“哟,这不是安迷修吗?尊贵的骑士大人不在豪华的宫殿里待着,跑到些穷乡僻壤来,有何贵干?”就在安迷修偷偷的想在飞船上动手脚的时候,雷狮突然出现在安迷修的身后,扛着个锤子,完全不知收敛,“是来回收我的羚角号吗?很不巧,那个船已经归我了,你可以直接和你的上司去交代了,当然,交不交代都无所谓,我说的对吗,原骑士安迷修?”

安迷修沉默着,在对话之前就被人一口气说穿所有情况会让人产生动摇——这是当年安迷修在碰巧遇到雷狮和高阶骑士一起上课训练时偷听到的,是一条铭记于心的铁律。至此的每一次任务,安迷修都是第一个冲出去,将歹徒制服,无所谓伤亡,不论是对方的,或者是自身的。[一切都是为了正义],安迷修如此认为着,并坚信着。

“不,我的目的是带你回去,雷狮。我要抓捕你,以最后的骑士之名。”安迷修从剑鞘中抽出双剑,剑尖直指雷狮。

“哦?是这样吗?你颤抖的剑尖可不是这么说的哟,不如说——”雷狮一弹指,就把安迷修的剑弹向一边,“你现在可根本没有和我打的意愿啊,是有什么事想问我吧?可以啊,你雷狮大爷我今天心情好,可以听听。”

“不了,这种事,只要逮捕了你就可以……”

“别这么说嘛,这样多无趣,这样吧,我们一人问一个,如何?”

“好……”

“那么安迷修,你是男的是女的?”

安迷修一愣,接着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这是在逼着自己问问题,因为从最开始就被看穿了心思才落在了下风——

“……男。轮到我了,我的问题是‘当年为何要离开王宫。’”

“啊啊也是呢,当年的出逃,在你们这些涉世未深的小屁孩来看,不过是一次赌气出走。嘛,理由很简单,‘我想到外面去了’,就是这样。”

“这算什么……”话尚未说完,就被雷狮打断了。

“那么接下来是我了,安迷修,你又为何一直追我到现在呢?看看你,身边一个同伴都没有,装备也只有这破烂一样的双剑,何必呢?”

没想到这突然正经的问题,但安迷修还是很快的就回答了:“因为我不相信你会没有理由的离开这个雷王星。”

“你觉得我应该干嘛呢?”

“……留在雷王星,讨伐恶党。”

“可我现在反而成了你所说的‘恶党’,你怎么不来‘讨伐’我而是‘逮捕’呢?”

“不是的,雷狮太子你不是这样——”仿佛说了什么禁语,安迷修慌张的立刻闭上了嘴,可先前说出的言语早已收不回来。

“哦?所以你是对我抱着怎样的期待,才会不断的追逐着我,并且做着一个不可能的梦吗?可笑,真是太可笑了!”虽然嘴上说着可笑,可雷狮一点笑声都没有发出,一双暗紫色的瞳孔微眯着看向安迷修,那是对弱者蔑视的态度,蔑视到对于他的笑话甚至都不会在意。

这样冰冷的视线使安迷修感到发怵,握着剑柄的双手开始不断的冒冷汗。[不行,绝对不行,我是来抓雷狮回去的,不能就这么——对了,我要问点什么,一定要问点什么——]

“好了我要问了,如果一切都如你所说,那你在路上劫富济贫是为什么呢?你难道不应该自己大笔大笔的花点,买酒卖肉什么的嘛?所以说你心里还是——”

“啊,那个啊,”雷狮毫不留情的声音打断了安迷修的自言自语,“那也是一种花钱方法啊,把钱给那些穷人,我不过是想这么做而已。倒是你,身为骑士,不应该去保护自己主人的利益吗?”

“那是因为我认为保护人民才是最重要的……”安迷修愣愣的回答道。

“嗯?你不是应该死守着法律和骑士道吗?怎么,改变心意啦?”

“也不是……只是……”

“什么?”

“……只是,想这么做而已……”安迷修越说越没有底气,声音也渐渐变小。

雷狮愣了一下,接着爆发出一长串的笑声:“没想到啊没想到,堂堂的安迷修大人,居然会自己做出背叛自己引以为傲的骑士道的事,看来你所谓的‘正义’,也不过如此。”失去了再和安迷修继续纠缠下去的兴趣,雷狮绕过安迷修准备回到船上。

在和雷狮擦肩而过的时候,安迷修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似乎如果现在不做点什么,就会和三年前一样,和三年前一样犯下不可泯灭的错误;又或许自己的脑子里什么也没有出现,单单的一句“不过如此”,就足以让安迷修做出这样的事——

安迷修沉默的扳过雷狮的肩膀,将他推到飞船的外壁上,另一只手则握着剑,紧贴着雷狮的脸插在飞船的外壁上,在雷狮反应过来之前又迅速的贴近雷狮,青绿色的眼睛直面雷狮的紫瞳,褪去了刚才的懦弱和胆怯,倒还有点小帅。

“听好了恶党,我的正义不是你可以随便玷污的,哪怕是曾经给我带来正义的你。你要你的自由,好,你可以去寻找你的自由,但是请你记住,不管你去了什么地方,我都会找到你,抓到你,讨伐你,赌上这‘最后的骑士’之名!”

些许被安迷修的气势吓到了,雷狮到也有那么一瞬间感到惧怕,但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秒,他就用缠绕着的雷电狠狠的砸向了安迷修的腹部。“梦话,是要留到梦里说的。不过我也说过了,今天心情好,饶你一命。如果真的想追过来的话,可以。过一段时间,我会去参加凹凸大赛,如果你有这个胆子的话,我们就在哪里见吧。”说着,雷狮进入了飞船的舱室。

这是安迷修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段记忆,据老板娘所说,自己是被“砰”的扔在了门口,后由老板娘带回房间的。一旁的老板娘还在絮絮叨叨着“不要和别人起冲突”“不要和别人打架”等话语,但接下来的话安迷修已经听不进去了,“凹凸大赛吗?虽然据说是个有去无回的比赛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会去的,不仅仅是为了讨伐恶党……我也会在那场比赛中,向世界证明我的骑士道,我的正义!”

评论

热度(14)